堡醫師解說 醫療案例

醫療是種藝術,所以每人都不同~

 醫療不是科學  

屁。我第一次聽到也是這樣想。但我後來再深刻思考,其實是真的。

或許該說 醫療不單純是科學

我當初之所以會想寫這題目部分也是因為:

 

冷氣機開「冷氣」好還是「除濕」好?這場仗不知道打了幾年。
從Mobile01、The News Lens、三立電視台、康健雜誌、PTT…戰到後來還是沒有個答案。
或許最終最終,會有人生出一個答案來,跟我說到底哪個好,但我先預測答案是

「依當時狀況、現場溫濕度、機型而定」

What?你覺得好笑嗎?現在人都可以上月球、衛星飛出太陽系了,怎麼這麼簡單的問題還搞不定?

那我必須跟你說醫學也一樣。
就會有人來砲我:「阿研究結果就在那裡啊,一翻兩瞪眼!」

但我必須說,現實狀況絕對不會那麼單純。
我舉個例:扁平足穿鞋墊有沒有效。

你可以找到一票骨科醫師的論文跟你說:「沒效」「有問題之後開刀」

你也可以找到一票物理治療的論文跟你說:「當然有效。什麼狀況要穿鞋墊…布拉布拉」

像這種模擬兩可的問題,你想要什麼答案,你往那邊找醫學資料庫,它就可以給你這個答案的證據。
然而,這中間每個人的差異性、嚴重性、細節部分勢必就被犧牲掉了,為了要得到一個清楚明確的答案。

然後就會有人說:「你可以找Review article、Meta-analysis啊(整合分析、系統性回顧)」這就如上所說,是你要的答案了嗎?每個人還是狀況不同,不能一概而論啊。同一主題,兩個不同分析,也可能得出不一樣答案,那我要信誰?

為何?這就是省略了中間的細節,為了得到Yes or No答案的結果,而忽略個體差異性。

在我的經驗裡,醫療比較像「科學」+「技術」混合來達成的一種 想要趨近完美的「藝術」狀態。

醫生是「權衡所有狀態,使用所有可能治療方式」來達成使結果更美好的一種方式。

這不就是藝術家嗎?醫療這種需要技術的東西 就是不會像數學/物理學一樣,每個人的公式都一樣:1+1=2

每個醫生開的盲腸炎一樣嘛?每個醫生縫的傷口都一樣嗎?每個婦產科的接生率都一樣嗎?當然不同

醫生拼命練習,就是為了使自己成功的機率高於其他醫生的平均值。高多少?

假設整體醫療平均水準使這項治療有效的比率趨近90%的,

優秀與平常的差距可能就在95-90中間(心臟手術)

假設整體醫療平均水準使這項治療有效的比率趨近99%的,

優秀與平常的差距可能就在99-99.9中間(盲腸手術)

假設整體醫療平均水準使這項治療有效的比率趨近60%的,

優秀與平常的差距可能就在60-75中間(增生治療、運動治療)

像開心臟這種攸關生死的大計,大家最後一定都指向「振興醫院」。為何?其實他可能只比其他醫院好5個百分點而且 [雖然我相信更多]

這5%的差距不是科學啊。這是技術技術技術

每個人都想要自己的治療結果趨近完美,但振興醫院每個月可以接刀的數量,就只有那麼多啊。 其他人怎麼辦?就去90%成功率的地方啊。

對手術是如此的期望,那你如何指望 每個增生注射的結果都相同?徒手治療/運動治療的結果都相同?

如何指望:每個醫師閱讀影像能力都一樣?罕病就是要交給專科中的專科處理

當代科學提升平均醫療水準,但技術影響了平均到趨近完美的這部分。

 每個人都差很多 

 
 
 
第三類組 生物的老師,一定都會強調:每個生物體都是獨一無二的。

人因為基因多變性,注定「每個人都不會一樣」。要拿文獻、統計資料來佐證,一定會有「不適用」、「例外」的狀況。

因此拿文獻來治病,而不考量每個人的差異性,也不能稱為好的醫療

所以我看有人說:文獻說 增生治療無效、跟打鹽水效果一樣…霹哩啪拉的東西 需待進一步更大研究…等等言論

我想說:阿病人就在這裡痛了。你手上有70%以上做了增生治療有效,然後你今天看了文獻說
「哎我剛剛看了最新文獻說這樣治療沒效,阿不然你去開刀好了」
「可是醫生我做完增生治療明顯就比較好」病人說。
「沒有啦,文獻說增生治療效果跟直接拿針搓一搓一樣,不然我直接幫你搓一搓」

這不是很屁嗎?

文獻依然有爭議說:關節打玻尿酸無效。然而,我只針對持續打玻尿酸治療有效的病人,維持這項治療。
(玻尿酸在文獻的世界中有效很久了,但就是有人提出新的文獻說他沒效。然而就因為這樣,而要放棄這個方法?)

打玻尿酸無效的病人,就轉成其他更有利的治療方式。

文獻的證據是用來增強/減弱你做治療決策的信心度,在更進一步、更完美的治療方式出現前,幫助醫生做出更好的選擇,

 

 總結而論 

無論任何治療,討論到最後,大家一定會說:「實際治療方針,請與你的主治醫師討論。主治醫師負有治療的最終成敗的權力於責任。」

『科學研究是冷冰冰的科學,有效沒效都在實驗室裡。第一線醫療人員的用心、愛心、關心的照護,或許補足了科學研究缺少的那人與人之間的人情』

『第一線醫療人員面對的不是只有數據,面對的是人』。否則每個病人都打完PRP後,沒效的就說你就是文獻上沒效的20%,是你自己倒霉。

如果你想了解這份無力感,或是想訓練溝通能力,歡迎來當第一線人員。

醫療從來都不只有科學。

cancelbow

侯鐘堡醫師為林口長庚畢業之復健科專科醫師 也是業餘之超級鐵人選手現為:原力復健科診所院長 綠野國際智能事業機構 顧問醫師 原力健康世界 醫療顧問 運動筆記 駐站醫師運動星球 專欄作者 著作 "顧好下肢筋膜 全身痠痛Out"